老树,乡村的“势”

    老树,广泛分布于村落内外、水岸桥前、田间地头,虽时光行走,但大多无惧岁月,仍身姿优雅,庇护乡民。
      乡村因老树而祥和容颜,延续根脉,聚拢灵魂,散发气场似乎一座没有老树的村落,已然不能称为“村”老树,其实就是乡村的“势”
      老树,乡村标志。尚未进村,高大挺秀,葱郁树冠,灯塔一般,就知道离村不远了。尤其是北方,树木相对稀疏,老树的标志性更加凸显,若是冬日落叶后的老树,那种蓝天白云下俊朗树形,更是乡村颜值担当。抗战片中,抗日群众经常在侦察或分散突围前附上一句“村口老树汇合”,《地道战》里村口老树更成了国人抗战智慧的经典标志。老树就是方向,它的古木参天,树大根深,指引着一代一代无数进村人的“路”。老树枯死甚至倒下,村庄必会黯然失色,如果是人为破坏,无异于毁灭村庄,因为“村”不能没有木。 
      如果说,老树形容之于乡村是标志和形象,那么老树精神便是是乡村的魂魄与气韵。矛盾在《白杨礼赞》中极力称颂“白杨树,西北极普通的一种树,然而实在是不平凡的一种树。”,“那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是虽在北方风雪的压迫下却保持着倔强挺立的一种树。”这种精神一定会影响生长在它周边的村民性格,成为村里人一生的言行基因,无论艰难困苦,孤立无助,似乎都能找到走下去的理由,所以村中老树多是乡民们祈祷的神木。


华北地区的白杨树林

因此,有老树的村庄是幸福的,村民们时常聚在老树下乘凉聊天,家长里短,村中大事,也在此商议村事,群策群力,此时的老树下就成了乡村广场,既加强了村民交流和关系融合,也形成了难得乡村风景,见证着村庄的兴衰荣辱。国民大叔黄秀波主演的《马向阳下乡记》中大槐树下就是全村的会客厅、议事堂,无论村民在老树下迎接马向阳进村,闲时吹拉弹唱自娱自乐,还是村民合力保护大槐树,都是老树带来的故事和温暖。此外,农作间歇暂憩柳下,桥头老樟前相遇热情招呼,河边大树下的甜言蜜语……乡村无数故去的人和事,因为老树而留下记忆。
     对于游子,老树更是乡村图腾,梦中故乡,是他们的乡愁寄托者,无论离家多远多久,那种老树情节化不开,也散不去。山西洪洞县一棵老槐树下,因为明代18次大规模的官方移民,后裔遍布全球,被炎黄子孙视为认祖归宗之根,虽老槐树已死,但却羽化成子孙心中的图腾,每年的祭祖大典隆重庄严,同族宗亲跪拜槐祖,共叙乡情。正因为老树灵性,在乡愁者心中,老树不倒,家乡就在,灵魂就能回乡。


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

此树已枯死,但旁边新生了二代大槐树和三代大槐树

老树之老未必是树龄之老,更多是文化厚重、情感浓烈而凝练的“老”,简言之,老树就是乡村的精气神。

然而无论老树对村庄、村民有多重要,现状是举国乡村的老树都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有的因修路架桥,动了根系而慢慢枯死;有的直接被削冠断根移植城市,多半因此断命。多年来,伴随着众多村落的消失,无数老树也一并倒下,村落及其文化势必万劫不复,乡愁去“乡”只有“愁”。

面临野蛮的老树劫难,我们需要深刻认识其作用,保护其存留,还需要挖掘其内涵,激活其价值,在乡村振兴的最高指示下,努力将以老树为文化内涵的村落打造成新的幸福家园和乡愁高地。

这其中最有价值莫过于发展乡村旅游。其实名木古树天生就是乡村旅游景点,如浙南泰顺、庆元等地老樟树众多,常与廊桥相依相伴,野趣与文韵相得益彰,惹得游客竞相驻足游赏。


浙江省泰顺县的北涧廊桥和古樟树

对于利用老树发展乡村旅游,除了现有的建档保护,环境梳理,氛围营造,观光游赏之外,更急切是要通过乡村民俗展示体验、祈祷求福、文化交流等活动活化老树的故事传说、精神内涵,让老树会动,能说,可交流,从而增强乡村旅游的参与性和吸引力。此外还应整合老树与其他乡村旅游点,并引入自驾、骑行、徒步等活动,串接融合,最大限度发挥老树的旅游价值,并由此强化大家对老树价值的认知,主动保护老树。(朱跃武


附件下载

0898-88984818
18976767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