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要讲情怀更要讲规范 首个民宿行业标准10月起实施

  原标题:讲情怀更要讲规范 首个民宿行业标准10月1日实施 

      美丽乡愁网 9月1日北京电  民宿火了。易观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国内的民宿行业自2011年启动,经过6年发展,已经进入发展期。近三年来,民宿市场的增长率一直保持在60%以上,2017年市场交易规模预计突破120亿元。然而,快速成长的民宿业也面临接踵而来的问题——缺乏信誉度、服务参差不齐、行业合规性未确定……民宿经济长期以来游离在“政策边缘”。近日,国家旅游局出台了国内首个旅游民宿行业标准《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从范围、术语定义、评价原则、等级要求等方面对我国民宿行业发展给出了指导性意见。按照规定,该标准将于10月1日起正式实施。

  ◆政策解读◆

  聚焦安全:民宿经营须持证上岗

  当全部心血倾注到一个政策法规真空的行业里,不安感就将一直笼罩。民宿,就是这样一个行业。

  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的民宿从业者尚不足10万,而2016年从业者已增至近90万人,民宿市场成为旅游市场住宿的新宠。但是由于行业规范的缺失,民宿业发展与规划、消防、卫生、环保等部门的法规产生了冲突。

  近日,国家旅游局出台了国内首个旅游民宿行业标准《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以下简称《要求》)。根据规定,旅游民宿是指利用当地闲置资源,民宿主人参与接待,为游客提供体验当地自然、文化与生产生活方式的小型住宿设施。其中,根据所处地域的不同可分为城镇民宿和乡村民宿。

  《要求》还强调民宿经营场地应征得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同意;经营者必须依法取得当地政府要求的相关证照,并满足公安机关治安消防相关要求。民宿单幢建筑客房数量应不超过14间(套)。

  “《要求》中提到了利用当地闲置资源,民宿主人参与接待,这一点直指目前民宿行业的分享经济特征。”途家网公关总监唐挺表示,以往的指导文件比较少涉及城镇民宿,该《要求》则明确了乡村民宿和城镇民宿。如今,途家平台上的产品也都是公寓、客栈、别墅等住宿产品,符合这一规范对旅游民宿的定义。而作为预订交易平台,唐挺表示,途家将根据《要求》去规范已经在线及即将上线的旅游民宿房源,要求相应经营主体按照标准执行。据悉,目前途家的做法是要求开展短租民宿业务必须要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房东要对租客进行身份证登记,要向有关部门缴纳相关税费。

  重视卫生:公用物品应每客必换

  民宿主关心证照问题,消费者关注的焦点则是卫生。

  《要求》明确:“旅游民宿应整洁卫生,空气清新,无潮霉、无异味。客房床单、被套、枕套、毛巾等应做到每客必换。公用物品应一客一消毒。”

  记者注意到,《要求》还将把旅游民宿分为两个等级:金宿级、银宿级。等级越高表示接待设施与服务品质越高。

  对此,唐挺表示,《要求》在安全、卫生和服务方面给出了方向性的规范建议,与途家2017年开始持续在推动的“非标住宿的标准化”战略不谋而合。“只有解决了消费者关心的安全、卫生及服务等标准化问题,民宿行业才能进入发展快车道,这些标准一旦落实执行,无疑将极大提高消费者对民宿的信任度。”

  事实上,8月1日开始执行的新版《北京市旅游条例》便明确提出发展民宿,并提出“目前我国民宿向乡村和更多地区下沉的趋势非常明显”。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管理学院院长厉新建指出,乡村的全域旅游发展不仅要满足游客的需要,还要考虑到乡村居民、民宿投资者的需要,而这些在这次《要求》中都考虑到了。

  按照规定,标准将于10月1日起正式实施。不过具体要办哪些证照,仍然要等相关细则出台。

  ◆行业调查◆

  民宿发展:讲情怀还得重服务

  “传递生活美学、追求产品创新、弘扬地方文化、引导绿色环保、实现共生共赢”,根据《要求》对民宿的评价原则,民宿只有在植入特色基因后,才会被更多旅者喜爱。然而,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却是,当文艺、怀旧逐渐泛滥后:一是涌现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二是房屋租金迅速上涨,配套服务跟不上导致口碑下降,民宿经营在多面夹击中陷入困局。

  “各地民宿的经营并不是都火爆,而是出现了两极分化。”出任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第一任会长的北京世纪唐人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晓军直指民宿行业的软肋。他表示,一方面,以莫干山为代表的早期民宿发展区,依托成熟的区域市场及强大的品牌效应,表现出强劲的发展活力,定价堪比星级酒店却异常火爆,全年无淡季;另一方面,大批新晋民宿经营者,却面临着定位失准、客源不稳的发展困境,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之下举步维艰。

  在业内人士看来,客观上看,文化与情怀并不是民宿的最终归宿,作为共享经济的产物,民宿的住宿方式要想被更多人理解和接受,与民宿房东提供的软服务是分不开的。近几年,民宿房东房源数量猛增,导致房东素质参差不齐,这时候平台的引导就显得尤为重要。

  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坦言,作为国内C2C住宿分享平台的代表之一,小猪一直致力于提升两个C端(房东、房客)的体验。在潘采夫看来,目前平台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搭建并不断完善有保障的在线沟通和诚信、交易体系。包括接入身份验证系统的平台,对房东、房客进行实时身份校验;引入信用验证体系,对用户进行多维度的身份和网络行为验证;以及提供房东财产保险和房客人身意外保险,保障双方安全。此外,还要通过线下运营团队,为用户提供包括经营指导、软装建议、智能门锁安装等服务,以及从出行、家居软装等领域继续扩充服务链,建立绿色的住宿平台大生态系统。“民宿在强调个性化的同时,服务本身并不容忽视。”潘采夫强调。

  对于整个短租民宿行业,唐挺认为急需厘清的问题还在于经营主体的准入机制。“目前各地对住宿分享(短租)行业监管不一致,主要还是因为这一块立法相对滞后。”唐挺坦言,当务之急是需要明确具备什么条件的房源可以进行短租分享,需要具备哪些资质,比如治安、消防、工商登记等这些监管部门日常监管与对接如何进行。

  ◆专家观点◆

  民宿监管:宜粗不宜细宜引导不宜强求

  事实上,早在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首次点名“积极发展客栈民宿、短租公寓等细分业态”;这被认为是从国家层面,为短租民宿等新兴住宿业态“正名”。

  此后,包括深圳市大鹏区、厦门市鼓浪屿、浙江省(杭州市)、上海市浦东区等省市也相继出台相关管理办法和指导意见,促进地方民宿市场的发展。

  不久前,《北京市旅游条例》正式实行,其中明确提出了“完善民宿经营管理,鼓励乡村民宿发展”,对管理经营民宿的基本条件、行为规范、政府服务等内容做出了进一步规范和指导,以期促进民宿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资深旅游专家王兴斌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坦言,对民宿产品的硬件与软件、文化元素与生态环境、安全与监管提出一些方向性的要求是必要的,但宜粗不宜细、宜引导不宜强求,因为民宿的所有权与经营权大多不统一,城镇与乡村环境不一样,东、西、南、北的市情乡情多样,游客的需求多种多样,在服务软件与硬件上统一标准是不可能的。

  “民宿在我国迅速推开并数量倍增,表明其作为一种旅游住宿产品还处于初步发展时期,仍很稚嫩,新形态、新元素将层出不穷。”王兴斌表示,民宿是典型“小微企业”,数量之多远远超过旅行社、酒店、景区,且时生时灭、动态运行,并且民宿的设置和管理涉及到城乡建设、商务、旅游、文化民俗、农业农村、工商、公安、环保、卫生等众多部门,在民宿这个业态上要部门合作、共管共治。

  然而,制定统一的产品类型和质量标准进行批量化审批,却并不适用于共享经济式的民宿形态,王兴斌建议通过“市场+科技”的方式,用市场双向监督与网络媒体评论、投诉相结合,用市场之手保护市场双方合法利益,维护市场秩序,弥补监管之手的疏漏。(北京参考记者 苏原)


附件下载

0898-88984818
18976767206